少年误

鹊桥仙①

是七夕贺文
虽然好像迟了些……
ooc,文笔渣,画风奇特
年下养成梗,请自行避雷

迪恩以前是一只喜鹊,每年七夕都要和大部队一起跨过银河,为一对痴情人搭起鹊桥,助两人相会。
现在,迪恩是一只修炼成形的喜鹊精,负责在七夕那天召集喜鹊,让两人相会。
就是那种动动嘴皮子手一招就可以在一旁吃瓜,七月七一过手再一挥就可以潇洒离去的那种。
偶尔迪恩还会趁王母不注意偷偷放个一个时辰,让牛郎和织女多呆一会。
织女知道吗?就是那位被迫和丈夫分离的女子,王母娘娘的小女儿,七姐妹中的第七个仙女。
曾经有不少闲来无事的天兵天将在私底下讨论性格各异的七位仙女,一直认同那位最小的紫儿心地善良,乖巧可爱,不会强人所难,压榨他人。
屁。
被传说中善良的第七仙女强行拖来挑选会见情郎服饰的迪恩面无表情的嗑着瓜子,只想把说这些话的天兵天将一个个剁了喂她养的白狼萨格罗斯。
“迪恩!你看我穿这件怎么样!”织女披了一件蓝色的透明纱衣,内里是一件层层叠叠用星点装饰的蓝渐紫长裙,乌黑的发丝用淡紫色的发簪在脑后盘了一个好看的双刀髻。
平心而论,即使已嫁作人妇,织女依旧娇俏可人,犹如初春绽放的花朵。
迪恩刚准备告诉织女这是她在这数以千次中挑选的最好看的打扮,织女就烦躁的跺了跺脚,否定道:“不行不行,衣服还可以!但是这个发型太显老了!要换!”
说罢,织女就拆掉了各类发钗,对着铜镜细细梳妆起来,她准备给自己梳上一个美美的随云髻。
呵呵。
迪恩再一次被迫闭上嘴,看着即将会见情郎的女子一遍又一遍的对着铜镜梳妆,只想翻个大大的白眼。
好好的一个姑娘,硬生生被恋爱整成了白痴。
不知道换了多少件衣服,梳了多少种发型,织女最后还是决定穿上蓝渐紫的幽光长裙,披上鲛人纺织的轻纱薄披,挽了个朝云近香髻。
——就是她第一次选的搭配。
仿佛看了一场全天界大型时装秀的迪恩嘴角抽搐,差点没给面前这位大神跪下。
迪恩都开始害怕自己精心梳理的羽毛会开始脱落,就像前几天南天门侍卫养的那条金毛犬一样大把大把的掉毛。
太折磨鹊了这。
规定的搭鹊桥的时间快到了,迪恩无比庆幸自己脱离了鹊身,不用在和那群吵闹的家伙一起玩叠罗汉,也不用担心被该死的牛郎踩在脚下,现在的自己只要挥挥手就可以了。
走了走了,搭完鹊桥之后还要喂萨格罗斯。
梳妆好的织女对着铜镜里美美的自己表示十分满意,转过身就看见被自己强行拉过来的鹊桥仙不见了踪影。
离七夕还有一个时辰。
织女心中一暖,往银河方向飞去。
迪恩面无表情的让喜鹊们排成鹊桥,看着远远而来的牛郎,只觉得鹊生无爱。
身形壮硕的男子远远的往桥的那头走来,左手抱着一个女孩,手里牵着一个三岁左右的男孩。
哦豁,这次是拖家带口的来了。迪恩把目光投向喜鹊群,清清楚楚看见了它们眼里的生无可恋。
嘤嘤嘤,说好的相思使人清瘦呢?两个人现在是越来越胖了!还拖家带口!怎么支撑得住啊!喜鹊们叽里呱啦争先恐后的向迪恩诉苦。
乖。迪恩安抚着心灵受伤的喜鹊,心思却越飘越远。
哪天喜鹊撑不住鹊桥塌了就好玩了。
“郎君!”
心心念念的丈夫出现在自己面前,远远奔来,织女红着眼眶,泪水直打转,直直奔向牛郎。
“阿紫!”牛郎抱着怀里的孩子也向前飞奔,一把将奔过来的织女楼在怀里,心情激动的无以复加,织女则接过丈夫怀里的孩子躺在他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场面一时十分感人。
呵呵。
才不会承认自己很欣慰的迪恩托着下巴,摇摇头就准备离开。
萨格罗斯还没喂呢。
正准备走,衣袖就被人小心翼翼的拽住了。
迪恩低下头。
一个肥嘟嘟的团子正小小的肉手扯住自己的衣袖,仰起头冲自己傻乎乎的笑。
哦豁,牛郎家的小屁孩。
他怎么没去看织女那家伙?
迪恩挑挑眉,面前的小男孩张开手,做了一个要抱抱的姿势,黑亮的眼睛熠熠发光,满是期待。
迪恩面无表情的看着贾斯汀,贾斯汀一脸期待的看着迪恩。
喜鹊们努力的憋笑。
似乎感觉到眼前的大姐姐不是很喜欢自己的样子,贾斯汀嘟着嘴,小脸皱成一团,可怜巴巴的看着迪恩。
喜鹊们憋不住了,低低笑出声来。
眼前的大姐姐依旧没有反应,贾斯汀失落的低下头,眼神暗淡,往后退了几步,小手绞在一起。
被讨厌了……年仅三岁的贾斯汀红着眼眶,眼角挂着泪珠,还没掉下来,突如其来的失重感和拔高的视野就让他惊喜的叫出声。
果然!他就知道这个大姐姐不仅长得好看心也美!
跟随父亲一起来看母亲的贾斯汀远远就看见了那个站在鹊桥中间引领喜鹊的女子。
秀发如瀑垂至腰侧,脑后只是简简单单的用骨玉簪挽了一个小花苞,发鬓两侧佩有圆润的鲛人珠,乳白璎珞缀在下面。眉间一点朱砂,眼眸波光流转,犹如山泉一般清澈,朱唇微抿,面容姣好。女子身着云霏妆花缎织的水蓝长裙,披着藏青色的羽衣,玉指修长白皙,身形曼妙,风姿卓越。
好好看的神仙姐姐!
贾斯汀想,迈着小短腿哒哒哒的神仙姐姐那里跑去。
一看神仙姐姐要走了,急的贾斯汀一把抓住她的衣袖。
本来还担心神仙姐姐会生气,现在看来神仙姐姐真是个好人啊!
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贾斯汀笑嘻嘻的亲了一口迪恩的脸,发出巨大的“啵”的一声,晶莹的口水糊了迪恩一脸。
迪恩惊呆了。
根本没有意识到什么的贾斯汀在迪恩痴呆的状态下抱着迪恩的脖子在对方脸上啃了两口,对着那张满是口水的脸嘿嘿嘿的傻笑起来。
跟牛郎你依我依卿卿我我半响,织女终于想起来到现在她都没看见儿子贾斯汀。
“贾斯汀呢?”织女慌慌张张的脱离牛郎的怀抱,往牛郎身后张望,在看到儿子的一刻惊讶的喊出声,“呀!贾斯汀!”
她的好儿子正被迪恩抱在怀里,笑嘻嘻的挥舞着手臂,迪恩睁大眼睛,痴呆的看着贾斯汀,脸上全是晶莹的口水。
来不及开口再说一句话,一向性子沉稳就连猴子闹天宫时都面不改色的迪恩崩溃的尖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