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残月泪

开了个小号玩华山……华山的入门剧情居然是被人讨债的,怪不得都说华山穷,果然还是我云梦最好了…emm.....偏题了
这两师兄弟是我印象最深的武当来着,啧啧啧这师兄弟的情谊多深啊,虽然你们武当里的弟子基本都不认得他们俩,不过我估计华山弟子都认识,就在华山长风驿那里站着要债来着😂😂😂
画的丑死了溜了溜了,顺便说一句你们武当的衣服是真的繁琐´∀`

滤镜拯救世界我的天啊……文若我对不起你

嘛就是一个关于子龙额带的梗
突发奇想的脑洞……如果子龙的额带太长的话会怎么样www
全程草稿,火柴人,就是瞎几把乱画……不会写段子只能这样啦。
就是一个关于子龙羡慕天天被小天才宠着的扇子从而天天抢扇子,诸葛·沉迷童话·孔明不开心了,在大备备和他的鸡的帮助下登上了高塔然后被额带拽下来的故事(*/ω\*)
嗯就这样画风清奇辣眼,慎入慎入。

虽然写的不怎么好看…但是就喜欢这种一口一口吃掉的感觉(*/ω\*)

准备反攻来着✿✿(((o(*゚▽゚*)o)))✿
结果……嗯QAQ

今天在快看漫画《万花筒》里面看到的女版诸葛和赵云,好可爱啊(*/ω\*)
私心打一个云亮√

嗷有哪位有《铜雀春深锁二荀》的链接?

嘛如题求文,没有粮吃要饿死了QAQ
嗷如果没有的话有没有什么别的曹荀双荀的文求推荐啊没有粮吃嘤QAQ

【昊貂/动貂】不醉不归

头一次用LOFTER好激动(ฅ>ω<*ฅ)
看文前的高能预警:
※ooc严重
※ooc严重
※ooc严重(高亮)
※渣,幼儿园文笔(高亮)
※脑洞奇葩
※由于是在动貂吧帖子里的摘录所以显得云里雾里
※昊九幽在小貂的力保之下元力依旧,血脉依旧。但昊九幽摒弃元力的修炼,转攻医术。

夜已深。
昊九幽一身黑衣,内里穿着一件象征医者身份的乳白色软袍。
他大步走进院子,那紫袍翩跹风华绝代的青年正手持酒壶,静静的坐在凳子上,如玉般精致的面容似乎被冷月染上了一丝忧伤。那漂亮的紫色眸子瞟了一眼来人,还是一言不发,只是不停的灌着酒。淡香的酒液划过溢出嘴角,流入了线条优美的脖颈。
昊九幽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这个人,是他从小就仰慕的人。
如画的人儿看着来人,笑了。
他说,你来了。
昊九幽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他怕打扰了这静谧的场景。
陪爷喝一壶?
小貂扬眉,秋水眸子里满是笑意。
他有些醉了。
昊九幽哑然失笑。
好。
昊九幽一挥袖袍,施然坐下。
他声音轻柔:满上?
昊九幽注意到,小貂白皙的手腕上,密密麻麻的,已经爬满了黑丝。黑丝歪歪扭扭,纠缠在一起,形成一朵花的阴柔形态。
你还是没有跟他说吗?昊九幽很想这样质问他,但他没有,他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张嘴,话却变成了这样:不醉不归。
对面的人显然一愣,旋即笑意更深。
酒过三巡,两人都醉了。
昊九幽双眼迷蒙的看着眼前的佳人,凝视了许久,许久。
他想问,你这个笨蛋,都少族长了,怎么还这么不让人省心?
他想问,你为什么要帮那小女孩挡下呢?就因为她是林动最重视的亲人吗?
阿貂,我想带你走。
“你喜欢我?”
宛若惊雷。
昊九幽浑身一僵,垂眸。
“不,不是喜欢,是爱你。”
从小我就开始仰慕你,总希望有一天,我可以亲手将那无暇的白玫瑰赠送于你。
为此,我曾误入歧途。
他的笑意更浓了。
“那就帮我做一件事吧,成功与否,就看你了。”
昊九幽抿了一口杯中的酒,看着小貂露出来的手臂,良久起唇。
“好。”
因为你是我爱的人,所以你的要求我一定会尽全力满足。
只因为你是我昊九幽唯一爱着的人。
哪怕这是一场永远没有结局的单恋。
哪怕上刀山下火海,哪怕下一秒就坠入深渊,万劫不复。
你是我的王,是我唯一的光,我唯一的救赎。
“我会帮你的阿貂。如果你决定前往深渊选择沦陷,那我就一直守候在深渊的门前,对于那些阻止你打扰你的人,我会成为你唯一的骑士,用我手中的利爪和毒药,让他们死在这条不
归路上。我不会让那些杂碎打扰你的。”
灌酒的动作一顿,手掌忍不住的颤抖起来,酒壶咕噜咕噜滚落在地。
他该说什么?他能做什么?
苦涩至极。
“不醉不归?”
昊九幽举起酒杯。
小貂一笑。
“不醉不归。”
那夜,他们都醉了。
醉的一塌糊涂,满脸是泪。

END